卡玫基颱風淹水責任在誰身上?

看了一堆政論節目,都認為是氣象局的責任,很想罵都是一群沒專業的小白。我自己的專長就是流域整體防洪,看了就覺得可笑的。
 
去看看水利法、水利法施行細則中,哪條規定防洪排水要參照氣象局的預報?氣象局預報不準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淹水從頭到尾就是水利單位的責任。如果責任在氣象局,為何要追加預算的不是氣象局來提高預報精度,而都是水利單位?大家心裡都有數,只是有個大白先開口亂說話說氣象局預報不準,才會矛頭亂指。
 
氣象局的公開預報是怎樣一回事?基本上是基於統計模式出來的,氣象局內部有很多預報模式內部參考,敢拿出來可以承擔行政責任的是比較保守的模式,統計模式基本上是基於歷史資料的平均值,歷史資料本來就有大有小,超過 50 年的歷史資料,即使這幾年暴雨變強,能拉高的平均也大概只有 2% ,會有這樣的結果是水利單位可以預期的,所以我在做水庫防洪運轉時,氣象局預報的總降雨量本來就只是參考用,實際上還是依據進水量跟降雨量來評估。
 
流域防洪是時間與空間的關係,納莉颱風 3 天下 800 mm 跟賀伯颱風 2 天下 1000 mm 的意義就不一樣,水利署在 50 萬噸以上各水庫防洪運轉需依據行政法規的水庫運用要點來執行,各水庫由專家學者依水文條件擬定放水的時間過程,成為該水庫運用要點第三章防洪運轉,水庫管理單位必須依照此要點執行,不是想多放、早放、晚放、少放就可以隨意決定,試問這堆水庫運用要點哪個參照氣象局總降雨量的預報?有,唯二的兩個就是翡翠水庫跟石門水庫,但基本上仍然是依據已降下的雨量跟水庫進水量為主,總降雨量只是決定放水的彈性有多少、何時關放水閘門而已。
 
八年八百億著重於區域排水,但這根本上就不對,山坡地開發要求排水要設滯洪池,就是要避免排水的時間過程上發生大改變,但是區域排水根本不管這些,有水就猛排,那麼集中排水就會造成下游水量的增加,再回堵回來,沒有整體流域重新規劃檢討,只是讓淹水的地區發生改變,而且會更嚴重,因為最高洪水量跟洪水位都會因為排水時間的過程變化而增加。八年八百億頂多挑央管河川 8 ~ 10 條集中經費整治。
 
這次淹水問題天然河道排洪量不足,就問主管的河川局,該河段設計標準是多少,排洪標準是多少,堤防整治經費申請幾年沒下來?例如曾文溪因為有個曾文水庫設計過大反而減少了很多洪害,因此曾文溪整治不受重視,還好這次曾文水庫碰上颱風前水位才 207 公尺,否則山上、大內沒有曾文水庫的蓄洪,鐵定會淹水。南化水庫是自然溢洪道,根本沒有人工操作,就不存在操作或預報責任問題,亦即不管氣象局如何預報,就要回頭檢討設計防洪標準跟興建的防洪標準。白河地區最簡單的問題是水庫拿回去給水利署管,而不是農委會所屬的單位管。水利署的水庫管理單位在操作上,以安全為優先,因為公務員不想承擔因排洪不當可能導致的國賠問題責任,而供水所產生的效益少一點也沒影響,反正國家少賺不影響公務員的薪水,但是農委會是用水單位,排洪推給天災,能多留水就可以多獲得供水效益,白河的問題去水利署水情中心調例年放水過程,再跟水利法施行細則51條比對,就知道這段要暗示什麼。雲林、西螺那幾塊淹水的輪區我也去現地踏勘過,區域排水不足,上游的水又大量排下來,不做大規模的整治,只會大家輪著淹,沒啥意義。
 
南化淹水的補償責任倒是該叫高雄縣市跳出來出,原先南化水庫設計並沒有要甲仙越域引水,甲仙越域引水回供大高雄後,大高雄地區佔南化水庫出水量的七成,且提高南化水庫在汛期水庫水位,增加下游地區淹水風險,所以說南化淹水是因為高雄獲得的供水效益,所以要由高雄縣市來補償,而曾文溪河道若未提高河道防洪整治規模,未來曾文水庫越域引水會造成整個曾文溪下游淹水風險都提高,總而言之都是大高雄地區在爽,台南縣在苦,高屏溪水資源全台第二多,卻無任何水庫設施來蓄水防洪,都是當初某個政黨為了自己的利益亂搞,讓兩大水庫庫址附近的人都以為水庫是壞事,莫名其妙。
 
氣象局預報準不準跟會不會淹水沒啥關係,水利單位的設計標準根本不看氣象預報準不準,而是重現期距,所以只跟歷史雨量有關,跟即時預報一點關聯都沒有。氣象局預報不準要檢討如何提高預報精度,但跟淹水災害的責任沒啥關係。
廣告
Categories: 決策支援系統 | 7 則迴響

文章分頁導航

7 thoughts on “卡玫基颱風淹水責任在誰身上?

  1. Tinna

    說得好!!
    批評預報的準確性, 根本是無知. 既然是預報, 就會有一定的誤差. 連預報這兩個字的定義都不知, 可笑了台灣的教育!!
    就算他今天預報百分百準確, 但是, 一般民眾會關心嗎? 他們又知道那些數字的意義嗎? 只有傷亡受損才會引起他們的注恴!
    更何況預報本來就是一個統計數值得出來的結果, 大氣的變化, 又豈是統計可以輕易預測的出來的.
    而且這次淹水的主因, 依我的推斷, 因該歸於排水不良(山坡及平地). 實屬水利署的責任.
    可惜的是, 一般大眾實在是沒有這些專業知識. 名嘴….唉! 還是算了吧! 不是就張嘴嗎?
    真不知氣象局要怎麼檢討, 難不成明明是大晴天, 硬要加上個午後對流旺盛. 應嚴防各地有午後雷陣雨嗎?
    明明研判出來降雨量是 300mm, 硬加到 1000mm. 真是可笑了.
    唉! 可是依目前的政府形態, 大概又要國賠了!
    什麼都賠, 農漁畜牧業受損也補助, 既然都補助了, 為什麼還讓價格上漲呢? 這不是兩頭賺嗎?
    每次有颱風天就搶收, 雨小沒事, 雨大就說被流走了.
    唉!! 一直這樣搞, 台灣的未來岌岌可危了.
    發牢騷了! Sorry!!

    按讚數

  2. 子璉

    ㄜ~排水不良不是全歸水利署管,所以我只列寫水利單位…
    山坡地歸水土保持局管,所以山坡地開發後的排水計算都歸水土保持技師來簽證,也有對應的規範。
    農田排水歸農委會管
    都市排水歸縣市政府管(從鄉鎮區公所逐層分級到縣市政府)
    河川依分級制度,縣管河川歸縣政府管
    央管河川跟省管河川才歸水利署轄下各河川局管
    水利署負責的是各級法規的制定,雖然包含完整流域,但實際上不包含水保局及農委會的範疇。
    當然,水利署設有水情中心負責監督、調度、追查、管制,這次水情中心運作應納入檢討,在 2006 年以前,水情中心的各項防洪資訊都對全民開放,在 2007 年資策會開發的 WebCIA 結案上線後,水情中心的各項資訊反而不對全民開放,也讓很多間接單位都不能查詢,比如說先前可以看哪個河段水位快滿過堤防了,現在都不能查了,這部份我是認為應該要重新開放。
     
    至於氣象局在颱洪期間調整預報總降雨量,就我參加過的水庫防洪運轉經驗,大概平均每年 1 ~ 2 次,算是滿普遍的,調整比較大的,比如說象神颱風、納莉颱風,都是實際降雨量已經超過預報總降雨量後,才進行調整,我在做水庫防洪分析時,也會拿這種案例做比較。

    按讚數

  3. 子璉

    本來這篇只是各人心情發洩,看到有人引用這篇文章,所以再補充一些:
    氣象局的總降雨量預報偏小,會造成各層級的防災指揮中心的值班人員警覺性降低,甚至摸魚,而未列入陸上颱風警報警戒範圍的地區防災指揮中心可能未成立或縮小規模。
     
    說實在的,最早預報的 300 mm 對台灣根本只是屁一個,有時一場大雨就會有這個量,所以對於水利人員來說,根本沒感覺,且臨前颱風降與條件多日大太陽下,就更懈怠,因為入滲損失就可以將近 80 mm,剩下 220 mm 根本毫無作為可言,但對於水保局比較緊張,因為土石流的發生條件比較低。
     
    我自己參加過數次颱風洪水運轉,大颱風的情況下,決策主管 24 小時都不會回宿舍睡,頂多在辦公室小寢,而下面的科組員也會比較積極的試算各種情況,避免下游災情擴大,小颱風的情形,隨便操作就可以應付了,也不會產生啥災情,從水利人員的角度來說,其實滿怨懟氣象局一開始雨量預估偏低,但是從防救災的相關法規來說,本來有發陸上颱風警報就要 24 小時值班待命分析,從行政上的角度來說,氣象局預報偏低是沒啥影響才對,但從心裡面來說,預報偏低會造成心理懈怠,然後該決策的時候,幕僚又找不到決策主管,就會延宕時機。

    按讚數

  4. Tinna

    Sorry!!
    不好意思, 我提水利署責任, 是指他們沒有負起監督底層機關的責任.
    造成您的誤會, 抱歉了!!
    另外一點, 您說的很對, 從行政上來說, 預報數值是沒有影響的.
    畢竟, 治水工作時長期的.
    可是當有意外發生時, 在政治及民情上, 預報的準確度就變會成宣洩的出口.
    如果準, 政客及人民會摸摸鼻子, 自認倒楣.
    如果不準, 那氣象局就準備接受各界的怨氣及責難.
    結果是非常兩極化, 即便那些人, 看不懂預報的數字跟他家是否淹水有什麼關係.
    也許為人民服務, 就應該有"心驚肉顫, 夜寢難安"的準備.

    按讚數

  5. 子璉

    新版可供民眾查詢的防災資訊網:http://fhy.wra.gov.tw/Pub_Web/

    按讚數

  6. Johnny

    這個不曉得是小白還是老白, 還是什麼白: 八八水災/馬總統轟氣象局 蘇俊賓附和:講白了就是不準 (http://news.cts.com.tw/nownews/politics/200908/200908100299980.html)

    按讚數

  7. 子璉

    基本上不同颱風不要回應在這個討論緒,會有亂入的感覺。這次莫拉克颱風本身是怪颱,就算事先氣象局正確預報,也不會有人相信,試想,一個中颱從北部經過,沒下多少雨,還大太陽,在 7 級暴風半徑外的高雄、屏東會雨量下到 3,000 mm ?從經驗法則來看,不會有人信,也不會有人敢這樣預報,而最後颱風在台灣上方滯留,這種更難猜,因為這是多方氣流變化導致,各國這方面也猜不準,連觀測都成問題了,預報就更沒意義了。世界上所有做最大可能降雨估算時,都是以強颱為假設對象,以中颱的降雨到足以挑戰全球最高總降雨量,相信未來 10 年都是全球氣象、水利單位分析研究的特例,如果氣象局真的預報準確,我會認為這是電腦當機贓到的,不是算到的。這種連破記錄的雨量,淹水是必然的,而各種防災措施是針對災害重現期距的防護標準,當突破這個防護標準後,防災措施一點用都沒有。這次洪水有上探千年洪水的空間 (曾文水庫是用 PMF 在運轉,也就是萬年洪水),就算是媒體報的 300 年洪水,台灣最高的堤防防護標準是都市 200 年,重要城鎮 100 年,山區 20 ~ 50 年,破堤後,不管是幾年的防護標準,淹水的狀況是相同的,反而高堤防會在洪峰已過的退水階段,妨礙淹水區域的水排入河道。所以這次颱風,不管氣象局預報的準不準,水保局、水利署、農委會的排水系統做得如何,淹水是必然的。而且預報不準,也是必然的。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